推荐资讯

超点了点头其实这都是子扬应得的我军向来都是奖惩分明

发布时间:2019-01-28 15:51 浏览:
 容易给人增加不少压力啊。至少马超在后面观战的人都如此,就别说是在下面进攻的士卒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第一日进攻就这么结束了,对马超来说,不结束不行。
 
    不过今日好像没有看到吕威璜吧,也许其人是没在东侧的长城。而在西侧。但是吕威璜在哪儿,对马超来说其实并不重要。如今最为重要的,当然就是怎么能尽快破了长城一线,这个才是重中之重。
 
    众人都回到了大帐后,马超一笑,“各位,今日我军虽然是出师不利,不过这个却也不能怪大家。毕竟我军也是第一次在长城作战,以前却是从未有过的。不战不知道,原来在长城作战是这么辛苦,想来这个也是我军所没能预料到的。所以我意是再让全军休息一日,明日全军休战,而后日,我军再战长城,不知各位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马超的话音刚落,郭嘉便说道:“主公所说甚是,如今情况于守军有利,而对我军却是不利。所以我军休整一日正好,可以让全军调节一下,养精蓄锐,然后后日再战!”
 
    对于休整一日,郭嘉还是特别赞同的。当然,虽然是停战的话,士气必然是要所有下降,但是这个却不算事儿,不可能说一日就下降多少士气,降当然会降,不过却不会降太多,所以郭嘉觉得休息才是如今比较重要的,其他的相比之下倒是没什么。
 
    听了郭嘉所说,马超是点点头,谋士之言,比自己说的应该是更有说服力,毕竟自己不是专业干这个的。所以在自己口中,让人觉得没什么道理的话,到了谋士的口中,别人可能就觉得有道理了。
 
    果然,郭嘉说完后,众人基本都是不住地点头,是啊,军师所言确实有道理。
 
    “好,奉孝所说甚至,各位觉得呢?”马超继续问道。
 
    而马岱此时则说道:“主公,属下亦是同意奉孝先生所言,如今我军休息一日,也许后日再战会更好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心说,看看,这谋士之言就是比自己这个武将更有说服力啊,这不就是效果了吗。
 
    “看来伯瞻也是同意的了,却不知各位还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糜芳这时候则说道:“主公,如今我军休整一日也好,毕竟我军对长城攻防战确实是不怎么熟悉,而且关键是这个长城攻防战和攻城确实区别还是不小的,所以我军休整一日后,后日再进兵,属下觉得甚为有理!”
 
    “不错,子方也是如此认为!福达、魏平,你们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魏平说道,“属下赞同各位的意思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魏平能说出来一句真就是不错了,不过这要不是自己逼问他的就更好了。
 
    至于崔安则说道:“好,俺觉得好啊。反正也没俺什么事儿,该怎么地就怎么地吧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崔安所说,心说怎么能说没你什么事儿呢。你难道不是凉州军的一员?如今关乎全军的胜败,关乎着全军的荣誉,怎么能和你崔安崔福达没有关系。只是你崔安崔福达还没有什么用武之地而已,不就是这样儿吗。但是却也不能说和你没有关系啊,有关系!
 
    不过不管怎么说,众人都知道,崔安他就这样儿,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去和他计较什么。
 
    这就是人的性格使然,要是别人这样儿的话,那可能其他人就要有意见了,但是崔安却是个例外。都知道他这个人的一些特别的地方,所以大家都是抱以善意的微笑,却是没有别的意思。其实众人也都能理解他,毕竟这些时日给他可憋屈坏了,但是谁也没办法啊,暂时也只能是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注1,埒lie四声,音同“列”。说实话,这字还真不认识,还得现查。谁认识这字,个人真是佩服,学海无涯,没说的。
------------
 
第六二六章 新器械战场扬威
 
    最后这事儿自然就是这么定了下来,大军休息一日,后日再继续进攻长城。众人对此都是一致同意通过的,都是认为这样,对己方确实是利多弊少,所以自然……
 
    之后,凉州军是好好休息了一日。而这日,马超却是迎来了司隶来的救兵,而这个救兵可不是一队人马,却只是一个人。但为什么一个人却成了救兵呢,这个还得从当时的长安说起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来得可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被张任给从南阳胁迫到长安的刘晔刘子扬。当时刘晔投靠了马超之后,马超是让他搞起了研究,就是研究投石车。投石车早就有了,不过马超觉得威力还是不够大,所以他当时就是让刘晔再看看,能不能改进现在这个投石车。
 
    而刘晔对此自然是没办法,毕竟这是自己刚投效了新主公,所以对于新主公交给自己的任务,怎么自己也得好好完成才行,于是便是满口答应了下来。不管能不能成,至少答应肯定得先答应下来的。
 
    再之后马超基本就忘了这个事儿了,毕竟他当时也不是说特别重视这个,而且其他的事儿也不少,慢慢他就想不起来了。
 
    反正刘晔他需要什么,和下面的人直接说一声就行了,毕竟这个是马超早都已经和其他都说好了的,所以别人也都知道。直到马超带大军去了并州,他都把刘晔给抛到脑后去了,一直都没管没问。直到这个时候刘晔来到了雁门,马超这才想了起来,可不是嘛,自己帐下还有这么个人才呢,而当初自己是让他去改良投石车去了,那么今日他来此。是不是就是……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刘晔见到马超后,赶紧施礼道:“主公!”
 
    马超对他一笑,“子扬这是从司隶远道而来,如我所料不错的话,这是有了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了吧,不知如此可对啊?”
 
    刘晔闻言也同样是微笑,心说自己要是没做成功此事,自己也真是不敢跑来前线啊。
 
    “主公所说不错,当初主公交给属下之事,如今属下确实已经完成。属下知道主公在前线忙于对敌。所以属下也想为战事尽自己些许绵薄之力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。心说。如今自己是进兵受阻,你刘晔刘子扬来得正好。看来你这能给我一个惊喜啊,这不就是天意让自己破敌吗。
 
    于是他此时便说道:“好,我军要是人人都如子扬能如此。那么何愁破不了袁本初,何愁败不了他曹孟德啊!”
 
    马超这话说得真是真心话,本来就是如此。而且俗话说得好,“人心齐,泰山移”,其实就是这么个道理。要是说人人都能团结在一起,拧成一股绳的话,那么还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,不说一定就是天下无敌。但是怎么也能所向披靡吧,是不是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刘晔则从怀中掏出了几张纸,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主公,这便是属下改良过的新投石车。可以说威力是原有投石车的三倍还要多,所以属下还请主公打造此攻城器械,用来对敌才是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是摆了摆手,“这我也看不懂这个,你到时候还是给明白人看吧!不过子扬你既然都如此说了,那么我军就马上打造这改良过的新投石车,看看能不能破了如今长城防线!”
 
    “主公,属下对此有信心!”
 
    “好,有信心就好!无论是能不能破敌,只要投石车比原来威力大,那么子扬便是大功一件,等并州事了,到时一并嘉奖!”
 
    “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马超点了点头,“其实这都是子扬应得的,我军向来都是奖惩分明,有功者赏,有过者惩!任何人皆不得例外,就连我这个主公亦是如此!”
 
    马超说得是郑重其事的,其实还确实是这么回事儿。曹操他兖州军为什么比较厉害,其实这个就和他军中奖惩分明,军法执行严格其实也是分不开的。从曹操到普通士卒,皆是如此。
 
    要不也就没有割发代首的这个典故了,所以兖州军绝对是治军非常严格的这么一支军队。当然,马超的凉州军其实也不差什么,甚至很多地方,其实比兖州军还要严。毕竟凉州军在很久以前,其名声确实是并不好。而经过马超这些年的努力,确实是起到了大的作用。
 
    进兵受阻在长城,但是有了刘晔的加入,马超又了不少的信心。毕竟是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,如今自己这个器械已经是要换成是新的改良过的了,那么到时候的威力自然也都增加,比原来的投石车威力还要大,那是长城的并州军所能抵挡得住的吗。
 
    刘晔去督造新的改良的投石车去了,而马超又一次召集了众人,众人都到了后,马超就吧刘晔从司隶来,而且带来了新的攻城器械一事都对众人讲了一遍。虽然刘晔本人没在这儿,但是这个真不是问题,反正马超这次主要是研究对敌,而刘晔忙着去督造攻城器械,就算是没参加,也没什么关系,至于其他人,更是没什么了。
 
    众人一听,眼前一亮,新的攻城器械,比原来威力还大的投石车,这是好事儿啊。
 
    郭嘉出言问道:“不知依主公之意是?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我的意思就是,今日刚停战了一日,让大军休息,那么明日就不好再停战了,不过伯瞻,还有子方!”
 
    “末将在!”“末将在!”
 
    “你们两人明日依旧是带兵攻城,不过只是做出了样子即可,攻击一轮我便让人鸣金收兵,你们都做好撤退准备,小心即可,不必当真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两人是异口同声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其实马超他想得简单,攻长城其实还得继续进攻。毕竟要是明日后日都不进攻的话。难免就让人怀疑什么。毕竟第一次虽然是己方受阻了,但是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,己方也不是说损失惨重什么的。受阻并不是一件罕见的事儿,但是己方要是一味停战避战,一直去这么休息,那么就难免让人起疑了,毕竟那样儿还真是不太符合己方凉州军的作风。
 
    己方攻了那么多个地方,那么多城池,一共才有几次是停战好几日的,好像也真是没有几次吧。两三次多说了。是停战好几日。不是休息。所以马超的印象中确实是没有多少次。就说己方在长城受阻了,但是却也没有当年在益州,在战张任带益州军守御的雒县困难,真的。当年马超都亲自出马了,才算拿下雒县,要不还真是不一定怎么回事儿呢。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当年的损失还是不小,马超记得太清楚了。所以他之后的战役中其实都是很矛盾,一方面,他想遇到像张任这样儿的对手,要不真就没什么意思。但是为了己方士卒着想,马超其实是不想碰到像张任这样儿的对手。要是都像张任这样儿的人守城,都是如益州军士卒这样儿的队伍守城,那么以后己方损失还不一定成什么样儿呢。
 
    但是还是那句话,打仗就不可能不死人,所以为了今后能没有如此的情况。就只能是早早结束了如今的乱世,天下一统,太平了也就好了。到时候是“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”,如此也就是了。
 
    马超自己是一直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着,他绝对自己如今是距离达到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了。他当然也知道,如今还剩下的对手,那是一个比一个厉害,但是自己却比他们都有优势,所以这也是自己强过他人的地方。因为多了一千八百多年的见识,这个绝对不是别人所能比得。其他人再厉害,他也只是这个时代的眼光,就算再超前,能有多远,能和自己相比吗。
 
    这个时代再厉害的人,他多少都有这个时代,古人的局限性,但是自己却没有,这就是自己最大的优势,其他人却是怎么也比不了的,这个是事实啊,谁也改变不了的,除非再出来一个像自己这样儿的人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休息了一日后,马超是继续让马岱还有糜芳带兵进攻西侧还有东侧的长城,不过昨日都说好了,所以两人自然是都知道该如何做。
 
    结果这日并州军驻守长城的士卒觉得今日的凉州军是特别怪异,眼看对方士卒都已经是要登上长城了,但是对方却突然是鸣金收兵了,然后带兵撤退了。把并州军士卒搞得是一头雾水,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以为之后凉州军士卒可能还会进攻吧,但是没有,人家直接是撤退,然后没动静了,所以并州军士卒也搞不清楚了。
 
相关阅读